当前位置: 51facebook > facebook新闻 >

Facebook浴火重生

时间:2013-04-26 15:58来源:www.51facebook.net 作者:faecbook 点击:
最新一期《财富》于4月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Facebook浴火重生》。由于无法满足移动网络的需要,仅成立六年Facebook就错过了科技发展的一次重大变革。痛定思痛,扎克伯格决定把Facebook改造成一家移动公司,而刚刚推出的Facebook Home只是一个开始。 20

  最新一期《财富》于4月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Facebook浴火重生》。由于无法满足移动网络的需要,仅成立六年Facebook就错过了科技发展的一次重大变革。痛定思痛,扎克伯格决定把Facebook改造成一家移动公司,而刚刚推出的Facebook Home只是一个开始。

  2010年扎克伯格犯了一个大错,他没有为苹果、安卓、黑莓[微博]、诺基亚[微博],当然还有微软[微博]的设备单独开发app,而是让手下的工程师制作一个可以在所有智能手机上进行操作的Facebook应用程序。实际上,他认为由于不同的操作系统为了控制移动设备而你争我夺,早晚有一天独立的app将不复存在,人们将用手机浏览网页,就像现在使用个人电脑一样。

  但是他错了。谷歌[微博]的安卓和苹果的iOS很快统治了移动操作系统,而Facebook的应用程序是以网页为基础上开发的,因此在安卓和苹果设备上都运行不畅,不但有很多问题,而且速度慢,不时整个系统还会崩溃。2011年仅第一个月,就在苹果应用商店上获得了19000个一星评级。三月底,在Facebook总部采访扎克伯格时,他说:“这也许是我们犯下的最大的一个错误。”

  Facebook,这家社交网络时代的急先锋,仅仅成立了六年就错过了科技发展的一次重大变革。全世界的消费者都抛开个人电脑转而使用移动设备,他们忙着下载各种令人目眩的app,这些应用程序都是针对小触摸屏设计的,人们乐此不疲地使用着这些app,你曾看过谁在电脑上玩愤怒的小鸟么?然而那时Facebook只有一个专门研究iPhone的工程师,大部分人都把精力用于开发移动网络浏览器。

  在所有硅谷成功故事的背后,都有数百家公司因为不能抓出最新的潮流而消声灭迹,扎克伯格当然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为了应对移动终端上的问题,这个年少得志的家伙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误,他决定对这家年轻的公司在结构和文化上进行彻底的改造,而很多改变都违背他的本能:研究速度不能太快,移动程序开发员必须在新版本上停留一段时间;不是继续开发拳头产品吸引更多的用户,Facebook最终必须选择一个操作系统来显示自身的功能。他说:“整个公司的研发程序必须重新设计。”

  4月初,扎克伯格推出了Facebook Home,通过它用户可以更好的在移动手机上体验Facebook。这家公司成功的更新了其在iPhone和安卓设备上的软件。Facebook Home有更大的野心,这款软件可与安卓设备绑定,用户在屏幕上最先看到的是各种Facebook元素,例如状态更新、newsfeed以及聊天功能,甚至是在解锁之前。扎克伯格坚信对Facebook而言,掌握伟大卓越的编码技术比拥有自有品牌手机或移动平台更重要。

  但扎克伯格为此承受了巨大的风险。首先Facebook Home迫使他必须依附于安卓系统,可这一系统的拥有者谷歌却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其次由于和安卓走的太近,他很可能得罪苹果,毕竟安卓是iPhone最主要的竞争者;同时由于不再自己开发和控制操作系统,他也不得不放弃一些潜在收益(主要是产品质量和用户体验)。然而,只要消费者和广告商喜欢这款商品,扎克伯格就有机会向人们证明,他知道该如何改造移动体验,同时按照我们熟知的样子去改造Facebook。

  2011年10月的一个下午,扎克伯格刚刚结束公司每周例行的问答会,科里-昂德里卡找到他,并连同公司CTO 迈克-斯科洛普夫一起拉进了一个会议室。昂德里卡直截了当的告诉扎克:“你看,我们需要抛弃现在用的iOS应用程序。” 昂德里卡自己回忆他说的是:“我们需要重新设计。”

  这是一个大胆的建议,但是扎克伯格和斯科洛普夫找来昂德里卡负责移动工程就是看中他的魄力。昂德里卡有一头迷人的灰发,他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获得武器和系统工程学位)。昂德里卡不但受过严谨的科学训练还有过创立公司的经验,(昂德里卡说:“Facebook的标准是要么你刚从斯坦福或者哈佛毕业,要么你从斯坦福或哈佛毕业,然后去了微软,接下来去了谷歌)。他联合创办的Linden Lab开发了虚拟世界游戏《第二人生》,他还曾在音乐公司EMI短暂负责过市场销售,然后他又创办了一家科技公司并被Facebook收购。

  尽管昂德里卡非常靠谱,但是他的计划还是让扎克伯格不舒服。昂德里卡要求公司蛰伏一年,不去理会用户的抱怨以及投资者对其移动运营能力的质疑。这一年可不同寻常,因为那时外部投资者都公开押注这家公司能顺利通过IPO。他要求扎克伯格停止改善Facebook的应用程序,因为它已经无可救药了,公司应该用全部资源开发一款新产品,并用适用苹果系统的代码编写,如果成功再着手制作安卓app。斯科洛普夫和扎克伯格向昂德里卡提了一堆问题,他回忆道:“扎克伯格说:“重写程序通常会失败,为什么你认为这次可以成功?”

  他用自己精心积累的数据来回答这些问题,典型的Facebook方式。在“适应移动”的要求下,斯科洛普夫抽调了一批产品设计师和工程师组成了一个团队,探索如何在移动领域让Facebook变得了不起,而这个团队决定继续坚守Facebook现在的策略。Facebook的iPhone和安卓应用程序都是杂交品:它们把最初的移动网络语言嵌入进苹果和安卓的程序。然而基于iOS和安卓语言设计出来的app要比Facebook的杂交品漂亮得多也酷得多。

  这个团队考虑了很多安装补丁的方案以及各种临时措施,但是情况变得越来越明朗了:Facebook需要重新设计一款app。昂德里卡还计划不改变app设计的任何内容。他坚信重新设计app的外观毫无用处,只会影响实现更迫切的需求:提高速度和适用性。换句话说,今后一年Facebook的用户将继续用这款蹩脚失败的app,到这个项目完成后,如果能够成功,他们还将用同样的app。扎克伯格说:“我最终同意了,但并不情愿。”

  但扎克伯格清楚的知道:制定一个无线业务战略是Facebook工作的重中之重。2011年12月,他对公司进行了重组,把移动工程师安插进所有的项目组。2012年在Facebook每年召开的全体大会上他开门见山的说,现在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变成一个移动公司。他还告诉Facebook的程序员、销售员、招聘员以及设计师们如果把他们的iPhone换成安卓设备将对公司有帮助。

  扎克伯格说到做到。他的办公桌夹在斯科洛普夫桌子中间,对着昂德里卡的办公桌,上面没有摆显示器。在他的“水族馆”里也没有电脑,这是一个四周都是玻璃(1343,-4.00,-0.30%)墙的大会议室,位于工业园的中心,扎克伯格主要在那里审查产品。当设计师和程序员鱼贯而入展示产品的时候,他的第一个问题几乎都是:“在移动设备上看起来怎么样?”

  为了让工程师能更宏观的把握Facebook,斯科洛普夫和昂德里卡开始把移动程序员整合到产品组中去。在Facebook,程序员选择根据意愿选择要参加的项目,而产品组必须通过竞争来吸引他们,项目经理会发送报告着重表扬工作做的好的团队。很快所有团队都发现如果想每周的备忘录中受到表扬,他们就必须招募移动程序开发员。

  昂德里卡和一些同事还对移动产品的生产周期增加了规定。在网络上进行更新或者弥补错误通常即简单又迅速,因此工程师会被鼓励去冒险或快速行动。但是在移动平台上就不同了,作为移动系统的拥有者,苹果和谷歌会对app的更改进行审查,而这需要时间,消费者也需要记住对app进行升级,可这不会经常出现。因此如果程序员犯了错误,就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修复,这也意味着Facebook的用户可能要陪伴这些错误度过几个星期,而不是几分钟。

  随着Facebook在移动领域的开发更加高端,对天才移动工程师的需求越来越急迫。然而最初在公司结构上很难实现,他们甚至都没有人能辨别公司需要的人才。两个主要的并购支撑着这家公司的移动开发业务,一个是荷兰公司Sofa,另一个是由两个前苹果iOS工程师创立的电子图书公司Push Pop Press。2012年夏天,Facebook开始提供移动技术培训。工程师可以选一周的关于iOS或者安卓系统的课程。很多人一结束新员工培训就上这些课,还有一些人在两个项目之间的空档期去听课。没有人经过一个星期的培训就能成为专家,但是斯科洛普夫说典型的高智商受训者明白,只知道一知半解是非常危险的。这种课程一般由12-23位工程师讲授,现在在门洛帕克、纽约、西雅图以及伦敦都有开课。目前已经有600名工程师通过了这个项目,他们随后加入产品组,在那里用自己掌握的新技术发光发热。

  付出终于有了回报,2012年8月,Facebook发布了新的iPhone应用程序,据报道它的速度快了至少两倍,在App Store也获得了很好的评级。这次成功对公司的高管而言绝对是个好消息,因为整个夏天为了应付五月那次灾难性的IPO他们已经焦头烂额了。技术性故障、选择性披露的指控以及各种炒作交织在一起,让个体投资者不知所措失望至极。Facebook的股价现在是28美元,比发行价整整跌了10块钱。在我问扎克伯格IPO如何改变Facebook时他说:“我们转变成为上市公司,但同时我们也成为了移动公司。成为移动公司带来的变化比成为上市公司多出十倍都不止。去年这家公司确实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我不认为是因为上市的原因。”

  过去几年一直风传扎克伯格要设计制造Facebook phone,毕竟互联网界的主角都自己制造设备,不管是苹果、谷歌还是亚马逊[微博]。扎克伯格也曾考虑过,但并没有付诸实施。Facebook有10亿用户,如果这家公司真的成功推出了一款硬件设备,顶多也就有3000万用户。扎克伯格说:“我们不会折腾整个公司来制造一个产品,而最后至多只能惠及3%的用户。”

  扎克伯格坚信用户希望更深层次的Facebook体验,而数据显示的结果就是这样。仅在美国,Facebook用户使用手机的时间有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是花在这项服务上。所以扎克伯格开始探索与苹果和安卓深度整合的可能性。苹果的操作系统牢牢控制在这家公司手中,在乔布斯去世前不久,扎克伯格就开始于苹果进行磋商,力图加强二者之间的关系。在其最新的应用程序中已经包括了一个整合的通讯录,然而作为一家外部开发商,在苹果的平台上Facebook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因此扎克伯格把注意力投向了安卓平台,在那里有更多订制服务的机会。在安卓平台上,一切都可以设计成app,甚至你的短信提示都可以被有创造性的软件开发商订制。

  去年秋天,扎克伯格要求一个由设计师和工程师组成的团队构思还有什么可以在安卓手机上实现的功能。他说:“我们希望可以重新审视那些核心的功能,它们怎样才能变得更好,而不是一直原地踏步,这些功能都将遵循Facebook长期坚持的宗旨:以人为本。到今年1月,这个团队已经有20个男人,4个女人,他们被安置到一个“作战室”,这是一个小房间,它的玻璃门正对着Facebook总部的天井。扎克伯格每周二都会和这个团队一起工作,但他总希望参与的更多,晚饭时间他总会来转转,此时这个团队一般都在布置晚上的工作。

  最终Facebook Home问世了,用户可以自4月12日起从Google Play Store下载这款应用程序。首先它被预装在HTC[微博] First上,一半以上的安卓设备也可以自行下载。几个月后,经过Facebook工程师的调试,这款应用程序可以再绝大多数安卓手机上运行。

  Facebook Home有三个组成部分。首先是光鲜的cover feed,用户可以通过它滚动查看来自主画面的newsfeed、评论以及“喜好”。第二部分是Chatheads,不管消息来自Facebook还是短信,当用户接收时,通过Chatheads信息都会变成一个小气泡显示在屏幕上面,紧挨着发送者的头像。通过这个功能用户不需要离开正在使用的应用程序就可以阅读和回复信息。第三部分是app launcher,它可以帮助用户熟悉各种应用程序,包括流行的潘多拉、谷歌地图以及Facebook本身,而为了发布照片更新信息,Home用户必须打开Facebook。Home不仅仅是一款新发布的产品,它拉开了Facebook统治移动网络的序幕。

  在交谈中扎克伯格认为Home对谷歌有利,他说:“我想通过开放平台,谷歌有机会在今后一两年内比iPhone做的更好。他预计Facebook精美的设计会极大刺激用户的热情,他们会抛开iPhone而选择安卓设备。

  但是对谷歌而言也有不利的一面。这家搜索引擎巨头希望用户围着谷歌转,只用谷歌的产品。但是Home在安卓用户和它的应用程序之间横插了一层,也就是Facebook,这样发送接收Facebook信息或者短信更简单也不会被打断。然而谷歌希望用户把手机解锁,打开他们的各种应用程序,点击Gmail。

  考虑到Facebook的技术实力,Home或者类似的软件很可能最终实现技术控制设备,使其不在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谷歌手机,而这一切都要感谢谷歌慷慨的开放源代码。这样看来Facebook就像绞杀植物,它们吸附在其他植物上,围绕着这些植物生长并和宿主抢营养。(谷歌没有参与开发Facebook Home,因此拒绝对这款产品进行评论,不过扎克伯格表示在发布之前谷歌已经了解了这款产品。)

  更方便的使用Facebook在发展中国家更加重要,那里Facebook的下一个十亿用户才刚刚开始上网。这些地方使用数据的费用非常昂贵,Facebook已经和一些运营商达成协议,购买手机的用户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获得免费的数据并用手机上网,至少可以上Facebook,当然都由Facebook买单。可以肯定这些消费者会买HTC或者三星[微博]的手机,也许这些手机使用的都是安卓系统,但是他们上网最先体验的是Facebook,而且很快会变成Facebook Home。

  如果Home大获成功,势必会对苹果产生影响。苹果创造了现代智能手机的设计:一个充满应用程序的窗口。目前还没有谁能突破这种界面的设计,尽管包括微软在内的很多公司做了大量尝试。最近黑莓公司推出了z10,提供了一种新的直观方式的导航方法,但是还没被用户接受。通过把设计的焦点从在智能手机上使用的app的名字转移到我们联系人的图像,Facebook提供了一种新的导航方式,扎克伯格说:“我们很乐意给iPhone提供这种服务,但不是现在。”

  尽管Facebook Home的首秀没有广告,但很容易想到未来在Facebook主页上发放newsfeed广告的价值,扎克伯格说:“大多数广告都是赞助内容,现在还没有多少广告,但是以后一定会有的。”

  就算是Facebook的忠实粉丝有时也会觉得被Facebook包围,而一些消费者只喜欢各种应用程序而不是扎克伯格兜售的深入整合。也许要想成为21世纪一个伟大的科技公司,Facebook需要再次革新,生产自己的硬件设备或者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又或者兼而有之。但幸运的是,扎克伯格正在带领Facebook再造辉煌,而且他也能够担此重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